公司在省城我也在那里买了房子结了婚, 把父母也接过去住了。 我跑业务要经常去我原来住的城市,离省城也很近, 坐火车个把小时就到了。 这一次回老家又谈成了一笔生意,又能提成一笔了, 和客户吃完饭后天色已晚我就找了一家旅社住下了。 刚躺下电话就响了,是老板娘打来的。 她说: 「先生要做特殊服务吗?我们这里刚来了的, 是个下岗女工虽然年纪大点但是人挺丰满 服务态度也很好的 价钱也很便宜要是要先叫她来给你看看?」我本想一口回绝, 但一摸腰包刚才一单生意又小赚了一笔这人逢喜事精神爽, 何不看看呢?所以我说: 「那好吧叫她上来。 」过了几分锺,传来了咚咚咚三下敲门, 我说: 「进来门没锁。 」开门进来一个女人,穿着一套黑色紧身连衣裙, 踏着高跟鞋身材倒真是挺丰满的她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 低着头看不清她长相。 我说: 「把眼镜摘了吧,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她摘掉了眼镜,微微抬起了头看着我, 就在这一刻我们俩都呆住了竟然会是她……我怎么也不会想到, 站在我面前的卖淫女居然会是我初中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刘红梅!她看到我的那一刻也是嘴巴张的大大的 眼镜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她是我们当地的英语教学名师,老公又是在政府工作的, 家里又不缺钱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就这么安静了几秒锺 我赶紧从床上下来把颤抖中的刘老师扶着坐下 说: 「刘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你不会是走错了吧?」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说法 也只好这么委婉地问。 她竟然哭了起来, 遮着脸摇摇头说: 「不, 我现在就是干这个的我就是个骚货不要脸的女人!」说完后她又泣不成声了。 我没问下去,给她倒了杯水,等她平静下来后她倒是一五一十地说了这些年的事情。 原来他的老公在几年前被查出贪污受贿和挪用公款而被逮捕, 家里的大部分资产都被政府收缴本来家里还有点积蓄。 她四处打听到有人可以为她的丈夫开脱罪行, 至少可以少受点刑罚她情急之下给了那人很多钱 结果那家伙是个骗子骗了钱后就杳无音讯 家里的也变得一贫如洗了。 学校知道了她丈夫的事情撤去了她英语教研室主任的职务, 连班主任也不能当了她在学校里一天一天混不下去了。 更加凄惨的是,他老公在服刑期间心脏病发作, 虽抢救过来了但是需要长期的治疗后被保外就医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 钱都要自己出。 学校也是看在这点上才让她继续教书的, 不然工作可能也保不住了。 她家里缺钱实在没有办法,才逼不得已走上这条道路的。 现在她白天上班,下班后去医院料理好丈夫后晚上就出来干这个, 她说她凭着自己的一点姿色还是能赚到一点钱的 每次都想不干了但是看在钱的份上第二天又会走进男人的房间里……说着说着她倒是平静了: 「我也不怕你笑话了 我现在就是做这个的你要是觉得我还能提起你的慾望的话就…就当帮帮老师好不好。 」她用央求的眼光看着我。 没想到昔日风光的班主任、英语老师竟然求自己的学生干她, 看来是真的太缺钱了。 我心一软,从包里掏出三千块钱给她, 说: 「刘老师, 拿着吧作为你昔日的学生我也要帮帮你的。 」她激动地接过钱, 说: 「这么多, 那我怎么好意思这……」 我又劝了她几句 最后说: 「就当是我借给你的以后有了钱你再慢慢还还不行吗?」刘老师千恩万谢 差点还跪下来。 她把钱放在包里,抹了一把眼泪,转过身来, 缓缓地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我知道她要做什么,但心里还是不能接受要嫖自己的班主任这个事实, 就当她连衣裙落地她伸手解胸罩的时候 我立即走上去阻止了她: 「不 刘老师你不要……我作为你的学生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你快穿好衣服走吧。 」她也没有再强求,而是又感谢了一番, 最后她给我留下了手机号码说;「要是你什么时候想要做那个了 就告诉我老师作为一个女人也没有什么别的能偿还你了。 」说完她就走了,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很明显, 以后想玩她还是可以找她的。 我把她的号码存在了手机上,感叹了一句, 真是世事无常啊好好的一个老师竟然会沦落成卖淫女。 后来一段时间我有时也会想起这件事情, 由于工作特别忙我回到省城以后渐渐把这件事情淡忘了。 我也没想过要去找她。 几个月以后,我再一次回到家乡谈一笔生意, 也是晚上谈成后在一家旅馆过夜。 晚上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翻弄起新买的手机。 翻着翻着「刘红梅」这个电话号码闪入了眼帘, 我停住了。 突然开始回忆起刘老师做我班主任的三年。 其实刘老师长相、身材还是挺不错的,那时已经三十大几了, 但风韵十足家里条件不错所以打扮地也很时髦。 只是那时的她对我们比较严厉,作业也布置很多, 所以我们对她大多是一种敬畏之情而忽视了她的另一面。 仔细想想,她的胸很挺,走起路来会上下抖动着, 而且她的屁股特别大而圆总是喜欢穿紧身的裙子 屁股看起来鼓鼓的。 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件事情,有一次自习课我前面的同学问她问题, 她站在旁边给予解答我一抬头看见她的大屁股正对着我 真的挺诱人的她穿的也是紧身短裙连内裤的轮廓都看见了。 过了一会儿她的一个动作更刺激了我,她俯下身去给同学讲解, 大家都知道那时女人总是觉着屁股看起来就更加诱人了 而且她讲了好几分锺我时不时地抬头瞟几眼她高高撅起的大屁股 下面也有了感觉但那时没有更多的想法我怕她还来不及的, 更加不会对一个中年的女人有慾望。 但是现在想起来感觉就不一样了,特别是知道她走上了卖淫的道路, 我又想起了她上次到我见到她的时候风姿一点也不减当年 还是打扮地挺时髦的身材也几乎没有变除了脸色有点惨白意外, 算起来她现在也四十五六岁了还能保持这样也不容易啊。 我回想起她最后脱下连衣裙开始解胸罩的那一幕, 简直是妩媚极了一对奶子那么大而且一半没有被胸罩保住,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刘老师的半裸着的身体那时有点心动 但考虑到昔日师生关系还是阻止了她要是她把胸罩脱下来了那就说不定了……想到这里我不自主地去揉着正在变硬的鸡巴 心中渐渐燃起了一团慾火反正她现在也甘愿卖身了 又是这么诱人的一个中年女人何不……正在犹豫中 忽然想到她临走时的最后一句话: 「要是你什么时候想要做那个了 就告诉我老师作为一个女人 也没有什么别的能偿还你了。 」我记得清清楚楚的话,我狠了狠心,拨通了她的电话。 她很快接了, 说: 「是你啊, 老师可以帮你做什么吗?」我问: 「你现在有空吗?」她马上热情地答应: 「有有有 要我过来吗我马上就可以过来。 」我心中一喜, 说: 「那好吧, 你过来吧 麻烦你了。 」我把地址和房间号告诉了她。 大约过了四十分锺,她来了。 这次穿了一身黑色的套装,像个职业女性, 下身依旧是黑色的紧身短裙还穿了黑色的丝袜。 看得出她简单打扮了一番,头发给盘起来了, 脸上还化了淡妆。 她笑着说: 「今天有空回来啦, 我也没什么准备 就简单打扮了一下。 」说话一点也没有当班主任时的样子,而是很讨好我的样子。 我说: 「哦,我也是临时想到的, 随便点好了 不需要什么准备。 」她有些紧张地说: 「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我当然知道这开始是指什么。 我问: 「刘老师,你还有什么事吗?要是有事的话就先回去吧。 」她连忙说: 「没……没事,老公住在医院, 我已经料理完他以后回家了今晚上一直在这里也没事。 」我一听心中又是一喜,今晚可以好好玩玩她了。 我问: 「你老公病情好些了吧?」她点了点头: 「最近还算稳定, 在医院用点药就行了也没什么大事。 」在说话的时候我一直盯着她。 果然还是那么迷人,我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又聊了一会儿,我也不好意思先开口, 就说: 「刘老师你累了吧, 要不要先冲个澡?」她脸一红 说: 「不用麻烦了 我来之前在家里刚洗过。 」我从她身上闻到了一股沐浴液的香味, 应该是才洗的。 她看出了我的意思, 说: 「那, 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我点点头 往床上一坐点了根烟看着她。 她缓缓地站起来,解开了外套的扣子,将它脱了下来, 里面是一件米色丝质衬衣她从领口的扣子开始一个一个地往下解 衬衣一分为二里面黑色蕾丝胸罩包裹着的大奶露了出来。 脱下衬衣后,她又轻轻地拉下了短裙侧面的拉链, 裙子立刻滑落了下来露出黑丝包着的浑圆的大腿以及黑色蕾丝内裤。 我看出胸罩和内裤是一套的,好诱人了, 一点也不像四十多岁的女人与二十多岁的比都不逊色 而且还多了一份味道。 她看着我微笑了一下,走到床边手背在背后要解胸罩扣子。 我忙说: 「好了,先不要脱了。 」她立即放下了手问: 「怎么, 老师有什么做的不好吗?」我说: 「不不 刘老师你这身内衣太诱人了我要多欣赏一会儿。 」说着我伸出了手把她一拉,她顺从地倒在我身上, 说: 「没想到我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有人说我诱人。 」我说: 「像你这样的成熟女人最诱人了, 嘿嘿。 」她也笑了。 我捏捏她的乳房,软绵绵的,虽然没我老婆的有弹性但比我老婆的大很多, 我也是第一次玩这么大的奶子。 我摸的时候她开始帮我宽衣解带,直到脱下我的裤子, 看到鸡巴顶着的内裤 她问我: 「可以吗?」说实话真要在昔日的班主任面前露鸡巴我还是有点紧张的 看着她妩媚的样子我点了点头。 她小心翼翼地脱下了我的内裤,硬梆梆的鸡巴暴露在她眼前。 她说: 「好大呀,在初中的时候你还没这么大呢。 」我和她都呵呵地笑着。 我说: 「老师,在初中的时候你的奶子和屁股就已经这么大了, 现在还是这么漂亮。 」她说: 「隔了这么多年你终于有机会玩它们了, 希望你能喜欢。 」「呵呵呵……」想当年师生之间的对话变成了嫖客与妓女的对话, 真是无比的刺激啊。 她捋了捋我的鸡巴, 说: 「老师先给你吹一箫好不好?」我心中一愣, 没想到她现在连这个都做了而且还用专业的「术语」 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没等我开口,她已经把我的鸡巴含在了嘴里, 温暖的口腔包围了我的鸡巴。 她的技术还真不赖啊,一边吞吐还不时地用舌头舔我的龟头, 节奏真是掌握的恰到好处啊。 看着她的头在我的鸡巴上一上一下地拱着, 酥麻感一阵一阵地从下体传来我闭上眼享受着昔日的班主任老师在用嘴吞吐我的鸡巴。 她一直连续吹了好几分锺都没有停,非常卖力。 我学着a片里的下意识地把手按着她的头。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以为我是让她插深一点, 就一下子把鸡巴连根没入口中。 我感觉龟头都要到她喉咙口了,大概这就是深喉口交的感觉吧, 她喉咙口也发出呜呜的声音可能是感觉不舒服。 我说: 「刘老师,不用插这么深了, 已经很舒服了啊……啊……」我也不禁爽的叫出声来了。 。